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七夕/04H】在线圈人

点关注,不迷路!

[推眼镜.jpg]



>>>>>>>



       王杰希瘫在副驾,双目映射出来的眸光宛如失了智,转都懒得转一下,任由光影兀自泛动在眼睛上。

       ——若是他能回到三个小时之前,肯定不会选择开车出门。


       然而罪魁祸首毫无悔过之意,双手随着节拍在方向盘上敲敲打打,甚至还颇得意趣地跟着调哼哼唧唧——好在车窗关得严实,不然这位退了役还不安生的大神伸手一招,能招来百八十个顺着七扭八拐口哨声寻来的家雀儿。

       八月中,纵使有多少个台风浪荡过境,G市酷暑仍然屹立不倒。方士谦这趟飞机选的不是时候,落地的点正好赶上热劲正足。被连环夺命call的王杰希也只能舍弃了自家的宝贝空调,结果被车流堵在路上堵了三个小时,热气顺着毛孔钻入血管,扰乱了视神经,连带着背带了不少鸡零狗碎的方士谦都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于是王杰希冷着脸,二话不说往副驾上一坐,当了回甩手大爷。

       “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方士谦捂胸口。

       王杰希脸上扣着墨镜,分外霸总:“闭嘴,干活。”



       于是一个半小时后,霸总和他的文秘坐在咖啡厅里,面面相觑。

       方士谦狠狠地吸了口星冰乐,凉气顺着皮肤火辣辣滚了一圈,打了个激灵,他口齿不清地问:“我说老王,干嘛那个表情?跟被狐狸精吸干了精气似的。”

       ——不远处,某喻姓狐狸精打了个喷嚏。

       喻文州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平光镜,他明明记得他没有花粉过敏来着?



       “热。”王杰希惜字如金,手指飞快从屏幕上划过去:“想念我的肥宅快乐水。”

       方士谦一个白眼翻过去:“还肥宅快乐水呢,喻文州可真是把你养得肥宅了,这油光水滑的,胖了好几斤吧你。”

       王杰希:“我瘦了两斤。”

       随即补了一刀插在对面人心口:“可能因为你至今单身吧。”

       方士谦:“你闭嘴。”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人好烦。

       毫无预兆秀恩爱的人更烦。

       


       店门口挂着的铃铛“叮铃”一声响。

       王杰希翻了半天微博,正逢七夕,微博首页被各种秀恩爱屠了版,偶尔有几个联盟里的单身狗意难平,开个直播浪着荣耀,在那瞎得儿波。翻半天也没瞧见有什么逗趣的事,他按掉屏幕百无聊赖,头顶上突然罩了片阴影。

       “请问您是王杰希先生吗?”

       来人戴着副口罩,说话间带了点鼻音,帽檐压得略低,只来得及窥见一个眼角扬起来的悠悠尾调,被镜框箍住的玻璃片遮挡住,掺在捧上来的一大束玫瑰里。

       屋外酷热,尘土气翻腾不休,在外走一圈能塌湿了背。这人倒是分毫不沾暑气,悠然自得,一件简单的黑T愣是穿出了几分高定的味道,整个人站在冷气颇足的咖啡厅,画风很是不搭,拨乱心神。

       王杰希倏地站起身:“是我。”

       “这是一位姓喻的先生订的,他说,送给他的先生。”

       好在这时候店里没有多少人,环境安静,寥寥几人瞧见了这边境况,也只是相视一笑。

       王杰希抿了抿嘴,欲盖弥彰地摸摸耳尖。


       待王杰希接过这一大捧玫瑰,这人又递上来两张电影票,往下拉扯了鸭舌帽的帽檐:“也是那位先生让我交给您的。他说,希望您今天神圣之火的围攻之下不会无聊。”

       ——喻文州早上在家里留了张字条,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脱不开身,故而只能放任魔术师和治疗之神祸乱人间去了。


       方士谦一脸牙痛地看着王杰希盯着那个送花的人远去,也没太注意他略有深意的眼神,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演一记猴子捞月,把电影票抢到了手。

       一百二十分钟的历史纪录片,他从小到大催眠用的那种。

       效果甚佳,起效时间绝不会超过三分钟。

       王杰希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像是早有预料般地挑了挑眉,在身边猴宛如能化为实质削到他身上的目光之下,拿起花束飘然而去。



       电影院向来是诸多小情侣的心仪之所,与街边小旅馆一同,并列成为七夕节的两大圣地。

       ——可向来没有什么情侣脑子进水,在幽会的时候选择一副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念着不偏不倚的科普做背景音的。

       最后一排除外。


       王杰希好整以暇地在位子上落了座,放映厅里很是空荡,单他一个——方士谦方才以“胃部不适”为由尿遁了。

       电影即将开场的时间总是了无意趣,播放着千篇一律的广告,有时候添上几个管撩不管埋的预告片,也总是那么几个熟面孔来回滚动。

       放映厅的冷气开的很足,周遭无人,王杰希身上只着了一件短袖,暴露在外的莹白皮肤上冒出来的点点汗珠被凉气一激,突然便泛起冷了。

       他手一滑,一不小心点到了手机屏幕的上方,弹出来微博热搜,一行字跃入眼帘。

       手指停住,还未等他一探究竟,放映厅的灯光便全然暗了下来。手机泛出的白光显得分外扎眼,王杰希被亮得一晃神,耳朵倒是先捕捉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电影前的观众王先生,您好。”

       手机被猛地攥紧,王杰希一撩眼皮,喻文州的脸在大屏幕上被放大得有些失真,将那份少有的局促凸显了出来,绕着大屏幕走了一圈,飘飘悠悠地降落在那人抬起的手上。

       喻文州掩着嘴清了清喉咙:“我是这次'纪录片'的主讲人。本片小众题材,主演两人,客串若干,没有工资,经费有限,故而制作十分粗糙,还请王先生不要给我差评啊。”

       王杰希被这一套一套的说法说得颇有些哭笑不得,又偏生被这人套了个准,嘴角不自主地挂上些止不住的笑。

       他索性往后一靠,双手放平在大腿上端正坐姿,正正经经地欣赏起这部挂羊头卖狗肉的“纪录片”来。



       片子的BGM不算欢快,甚至还有几分沉闷晦涩——几乎吉他的声音一响起,王杰希便反应过来了。

       喻文州吉他弹得很好,手指在琴弦上一勾,总能勾起一声极具他个人特色的尾音来。声道半开,带了两分气音,与画面流露出的另一道声线毫无缝隙重叠到了一起。

       是四年前的王杰希。

       华灯初上,掺着几许月色,尽数被阻隔在外。微草又一次取下桂冠,队里的小孩心性收不住,王杰希便也放任他们去了。蓝雨微草两队表面上水火不容,实际经常“友好往来”——这回也不例外。记者会方一结束,两家便肩并肩落座了KTV包间。

       王杰希向来喜静,难得的狂欢他也懒得参与,抱着杯冰可乐权当给自己庆祝,窝在沙发上懒得动弹。方士谦看他闲着,直接把人按在点歌台前。还没等王杰希一个白眼过去,方士谦先小声地在他耳边嘟囔了句什么,然后冲着不远处含笑坐着的喻文州一努嘴。

       王杰希顺着眼神看过去,正巧便和喻文州来了个对视——兴许是包间里灯光太过晃眼,将喻文州的眼神烧得太灼热。

       方士谦恨铁不成钢:“你抓紧机会啊吾儿。”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是不小心暴露出来的事。方士谦那天正巧有事,敲开王杰希的房门准备请假,一打开房门便见王杰希趴在桌子上不知何时睡着了,手边涂涂画画的笔记本写满了战术分析。

       然而连全名都欠奉的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笔记本上落了一个轻轻浅浅的“喻文州”。


       王杰希倒抽了口气,连忙收回来目光。

       熟悉的伴奏响起,他被方士谦拉扯着坐在立式话筒前,借着一首英文歌传递着弯弯绕绕的深思。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Outlaws of love——】

       像是这一首歌里藏下了他所有难以言说的爱和勇气,王杰希径直紧盯着屏幕,光影映在眼眸里,借着不算华丽,不加修饰的嗓音传出去,散在丝丝缕缕的酒香中。

       【Far, we could go so far,with our minds wide open, open.】

       随后四年过去,这香气带着狂风骇浪破土而出,蜕变成若有若无的陈酿,随着喻文州应和着的歌声,夹携几两春风,盈满了放映厅。



       一曲结束,屏幕一黑,亮起后明显比方才偷偷录的清晰不少,甚至独具匠心地找好了角度,是喻文州抱着吉他兀自弹唱。

       【It's amazing how you can speak right to my heart.】

       【without saying a word you can light up the dark.】

       大屏幕上一幕幕滚过去他们二人的合照。

       喻文州速来有摄影的爱好,他们俩天南海北,又是两队队长,队里事务繁重,总归聚少离多。少有能温存一会,总要合影留念。两人分开各自都是稳重性子,搅合在一起便莫名产生了些化学反应,怎么也闲不下来。照片的背景几乎遍布大江南北,不一而足。

       最后一张也不知道是当年哪位偷拍来的成果,背景模模糊糊,王杰希坐在灯光下,闭着眼认真哼唱,他的不远处,喻文州略仰着头,嘴角噙笑,溺着目光。



       画风一转,蓝雨副队声音活力旺盛,看样子是举着自拍杆,喋喋不休地跟屏幕里头抱怨。

       “观众老爷们,单身狗没人权啊——”黄少天苦着脸,手指戳在屏幕上调成了他拍,喻文州捧着玫瑰的身影便骤然暴露出来。

       喻文州很是无辜地对着屏幕一眨眼,取出副黑框眼镜戴在脸上,扣上个分外眼熟的鸭舌帽,比出个“嘘”的手势。铃铛“叮铃”一响,他回身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一幕幕过去,王杰希看着大屏幕,一个没忍住轻笑出声。

       “早就猜到是我了?”

       喻文州手扶在椅背上,歪头问道。

       王杰希抱着双臂:“你一开口我就知道是你,就是没想到你还坑黄少天做了直播。”

       微博热搜写的明明白白——“喻文州 直播”。

       “因为少天的直播间,你肯定不会看。”喻文州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这样才有惊喜感啊。怎么样,开心么?”

       王杰希挑了挑眉毛,故意板起脸:“所以说,'有重要会议'的喻先生,这就是你的'重要会议'啊?”

       “当然不止,我可是认真准备最重要的事。”

       话音落下,一排灯光亮起,正好照亮了他们二人所在之处。喻文州单膝跪地,举起了一个蓝色的丝绒盒子。

       “七夕快乐,王杰希先生,你愿意被我的六星光牢圈住一辈子吗?”


       王杰希心底里被喻文州搅起波澜,他双手紧握,紧张地手脚冰凉,抿着嘴掩映着平生少见的手足无措。

       大屏幕上映出的光点坠落在那人眼底里,跌宕不休。

       【There's a truth in your eyes saying you'll never leave me——】

       歌声悠扬,魔术师早在四年之前,便已被喻文州唱的一首歌捕获了。


       王杰希坐在KTV的沙发上,看着喻文州坐在他方才坐着的地方,双手扶着立式话筒,唱着一首歌。

       他盯得失神,目光没离开半分,便没有错过喻文州一曲唱罢,径直看向自己,双唇蠕动,无声地说出三个字,在这喧闹的包间中掷地有声——



       “我愿意。”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轻声说道。


       【You say it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END.




希希唱的是《outlaws of love》

鱼鱼给他回应是《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有兴趣可以听一下~

评论(33)
热度(177)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