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13H】师徒关系

娱乐圈

真实给大家拖后腿了




>>>>>>>




       

       《青鸟》作为国内近来电影界热点所在,上到制片导演,下到营销宣发,无不是国内数一数二。可偏偏不走寻常路,男主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

       新人出身微草文化,可谓背景显赫,不说微草娱乐在圈中数一数二的地位,这个小新人却像是横空出世,履历一片清清白白,空荡得让人恨不能一把将剧本摔在选角的导演脑壳上,怀疑这位年过而立却提早地中海的导演谢顶谢到了脑子。

       由此可见,《青鸟》这部电影的命运,注定“精彩纷呈”。


       《青鸟》故事背景颇为宏大,玄幻题材,选景选在大荒山,这会正是七月酷暑,太阳晒得花花草草都没了脾气,了无意趣地耷拉着。王杰希饰演的男主与男二对戏拍摄方才结束,几乎是导演一声令下,男二的身旁就涌上了一群浓妆艳抹、迎风招展的花枝儿,扇扇子的,擦汗的,递水的……不一而足,恨不能将这位男二号从头到脚服侍舒坦。

       与王杰希显赫又颇有争议的剧中地位不同,他周遭冷冷清清,正捧着瓶矿泉水,瓶身冒着白乎乎的凉气,也不沾唇,端端正正地坐在剧组的简陋椅子上,目视前方。可若是仔细看了,才会发现这人早就卸了力,后背悄摸倚着椅子,繁复厚重的衣领陷出来一片层层叠叠的褶皱,额角一滴汗珠悄悄滑落,恨不能即刻仰倒,目无神采,教科书般地走着神。

        王杰希这会晃着神,前方不远处人流涌动,像是给他划了个泾渭分明的透明分界线。

        偌大的片场,就这么被分为了三部曲——王杰希、人群、以及才来的两位。



       “嚯,有点热闹,那边干什么呢?大热天的也不嫌挤得慌,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来探班,受罪受罪。”

       人影未见声音先行,那人身材高挑,别在腰带上的钥匙串叮当作响,他摘下墨镜,随意地挂在领口,露出双琥珀色的眼来,四下瞟了几次,好容易越过一片拥挤看见角落里的王杰希,登时露出一个充满少年阳光气的笑,戳戳身旁的那位:“哎,你家小朋友。”

       这位倒是颇为闲适,一身深蓝西装恰好勾勒出腰线,领巾分毫不乱,纵是在这酷热的天气,看着他仿佛就可以静下心来,戴了个金边眼镜,衬得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那边那个是酱油娱乐的公子,林总看他对演戏感兴趣,找了制片塞进来的。主业游山玩水,副业游手好闲。林总老来得子,宝贝得紧,这般盛况可不多见啊。”

       随后轻声说了句什么,黄少天听了挑了下眉头,就见这位冲着闻声而来的众多姑娘扬起来一个公式化的温柔笑意,即刻分流了林公子身边那堆莺莺燕燕,尖叫欢呼随之而起:“喻!文!州!!!”

       ……随时随地散发荷尔蒙的花孔雀。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然而委实不能怪喻文州,身为蓝雨娱乐的门面招牌,那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样子着实抓了不少女生的芳心。再加上喻文州连续两年摘取影帝桂冠,微博粉丝数直线飙升,霸了无数榜,致使自家粉丝见到榜首不出所料又是喻文州的时候早已习以为常。连带着整个蓝雨娱乐在圈中顺风顺水,几乎一手遮天。

       黄少天一个白眼还没翻回来,就听喻文州说:“杰希比你大,不要仗着前辈的份上去欺负他了。”

       随即向周围挥挥手,朝王杰希处走去。转身之前添火般地又加了句:“最主要的是,比你高。”

       黄少天险些当场气成河豚:“……”

       谁欺负谁啊?               

     


       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坐下,见他发了半天呆,直接从他手里拿过来那瓶早已不怎么冰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递了回去:“想什么呢?”

       王杰希略微一睁眼,动作慢了半拍:“……想后面那一幕戏,之前一直都是当替身上的威亚,突然转换角色有点不适应。”随后接过水抿了一口:“你怎么来了?”

       “来看我三个月的教学成果。”喻文州像是不经意地瞥过不远处:“怎么不和那边说说话?一直在这边坐着不无聊么?”

       “热,懒得动。”王杰希理直气壮。

       “……咳。”与王杰希好歹相处甚久,他倒也清楚王杰希这懒得要命的性子,只不过不常外露,在他面前倒是直白得一如既往。喻文州略一低头,掩住脱出的笑声:“行。下场戏是什么,我和你对对?”

       对面人立马挺直了腰背:“好。”

       黄少天在旁边看着,感觉自己翻白眼的次数上限在随时刷新。自觉没有上前,给闻讯而来的一个姑娘签好名,还没忘给人家推了推自己将要演的剧,妙语连珠,逗得小姑娘直乐。突然被一声招呼打断:“文州和少天来啦?”

       几人同时转向声音来处,便见导演挺着那在太阳底下颇为光亮的秃顶,热络地走过来,黄少天招呼着:“哟,王导,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咱算起来都多少个秋没见,我可想死您了,今儿个没打招呼来探班,给您带了点水果,待会分给剧组吃点,要不然大热天的多难受得慌,您不会怪我吧?”

       喻文州随之笑道:“这么热的天,王导真是辛苦了。”

       王导也是天生活泼性子,跟二人合作不少,早混得熟了,接过水果笑得见牙不见眼:“哪儿啊,文州你们家小王戏感真不错,我还得谢谢你给我推荐的他呢,真是,天生的主角,之前埋没了那么久可惜了。”

       喻文州:“我的徒弟,戏路还不大熟,还请王导多多关照了。”

       “嗨,好说。既然是你带的那我还不放心么。”王导从善如流:“那你们先对着,我去准备下下一场。”



       等王导走后,王杰希才挑眉,托着腮问:“推荐?不是说好让我自己竞演么?”

       喻文州无辜状:“是啊,试镜之后是王导自己拍板定的你,我什么都没说。”

       可你之后说了。黄少天腹诽。

       喻文州自打那次见了王杰希之后话头上就没离过这人,愣是把人家从剧组一个打下手的替身演员领过来当亲传徒弟。王杰希倒也争气,本就是个演戏的好苗子,各个剧组里辗转混了不少,算得上见多识广。他入门快,进步飞速,试镜那场试的正好是《青鸟》的男主初入人间的一幕戏,一只小青鸟妖入世的生涩模样几乎是本色出演,干净又不沾俗世尘土。试镜那天黄少天就在王导身后,看着王杰希那双眸子抬起来,好奇地打量四周的样子,眼里光华流转,灿若星辰,几乎就要拍案称彩——喻文州真是捡到宝了。

       有演技有身段,加上《青鸟》这个好剧本兜底,电影播出之后黄少天简直能想到票房盛况。

       唯一不满的就是,这么好一个苗子,喻文州居然干脆利落地送到了微草娱乐。

       蓝雨娱乐和微草娱乐一直不大对头,王杰希过去之后倒是平和了不少。这一出,简直像是“和亲”了。黄少天吐槽。

       而且还来亲自探班……

       回想起早上他问起缘由,喻文州理所当然地说了句:“代表公司作为投资方去视察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么?”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个屁。

       黄少天看着身旁喻王二人对戏的场景,登时被眉来眼去得莫名牙酸,选择沉默。



       饶是王导看在喻文州的面上放长了休息时间,仍是令人觉得短暂。工作人员给王杰希吊上威亚,见他深吸了口气,喻文州在旁边拍拍他肩膀:“别紧张,我在旁边看着。”

       王杰希顺着话头:“检验学习成果?”

       喻文州板起脸来:“那王杰希同学,学习成果不合格的话,会被喻老师扣学分的哦。不及格的话会留级的。”

       王杰希假装惊讶:“你还有下一级?”

       喻文州知道他是在调笑,配合着说:“没了,你是座下开山弟子,也是关门弟子——去吧徒弟。”

       


       然而什么事都不会一直顺风顺水,湖面平静,表面无波如水镜,湖底下却蛰伏着惊涛骇浪。一幕戏方才结束,工作人员喘口气的空当,王杰希缓缓下降,喻文州突然皱了眉头,快步上前。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钢丝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哀鸣,崩断了。

       “王杰希!!”

       事情发生太过突然,王杰希甚至来不及反应,失重感骤然来袭,尽力调整下姿势,放低重心,伴随尖锐疼痛的同时,脑袋激灵一下,紧紧抱住垫在身下的柔软物舒力,思维九曲十八弯飞上外太空,甚至胡思乱想了一通——他分明记得底下是一片空地来着?

       “有没有伤到?”喻文州顾不上自己被划出几道狰狞口子的名贵西装,半揽半抱,相当惊险地接住了王杰希。见喻文州皱着眉头像是要将自己由头到脚检查一番,王杰希才回过神来,拦住他的手:“我没事,不是很高,只是扭了脚而已。”

       黄少天双手环胸,唱起黑脸:“哎我说这什么情况啊,我们家小新人这第一次上威亚就出事故,真是倒霉啊倒霉。王导我跟您讲,待会可得好好查查道具,万一一个不注意误伤到了哪家小公子怎么办,我们蓝雨可赔不起。”

       在场能说的上“公子”的不用指明也知道是哪位了,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人模人样,却像是进度条读到最后花了屏,脑袋上梳了个怒发冲天的鸡冠头,承载着他的熊熊怒火:“你瞎说什么呢?小心我告你诽谤!”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将王杰希的脚伸直,掀开叠了好几层的衣摆观察着。王杰希生的白皙,脚腕肿得老高,瘀血便愈发明显起来。他动作堪称轻柔地观察着伤势,话语中却是截然相反的冰冷: “少天好像没有指名道姓吧。更何况林公子的经纪人今天很忙啊,平日里不离身,恨不能让他避人三尺的你今天却放任他接触粉丝,连个人影都找不到,现在倒是在这咄咄逼人……怎么,赵经纪方才是去准备什么‘惊喜’,准备完了恰好返场么?”

       赵经纪顿时脸色煞白。

       “确实挺惊喜的,如果我不来探班,这件事也就这么瞒过去了。看来作为投资公司的一个小演员,我的面子还是有一些的。”喻文州轻飘飘笑了一声,回身看向在一旁浑身僵硬的赵经纪,刀刺般的目光穿透了镜片,直刺入心脏:“不过我希望你和在场诸位都记住,蓝雨,姓喻。”

      蓝雨的总经理一直没有对外公开,喻文州放了个平地惊雷,又慢悠悠说道: “不才暂时担任王杰希的经纪人。少天,来的时候新杰说今天有空,待会我们一起请他吃个饭吧。”

       赵经纪已经抖成了帕金森,快要站不稳了。

       且不说喻文州影帝身份,蓝雨背后的掌权人这一点便能在这个片场甚至整个娱乐圈一手遮天。他却屈尊纡贵,做一个新人的经纪人?

       天好像没塌。黄少天摸下巴。这喻文州看来是动了真格,很看重他这个徒弟啊。

       再说张新杰,是业内出了名的金牌律师,只要是他出场辩护,尚无败绩之说。赵经纪千算万算,本只打算给抢了他家林公子男主的小新人一点颜色看看,没想到这一看就把自己的饭碗看去了太平洋,丢了个彻底。

       喻文州回过身,看向王杰希:“我背你。”

       “不用——”

       话还没说完,便被喻文州不由分说地背上了身向片场外走,背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虽说喻文州健身没落下,也要费点力气。王杰希赶忙环上这人脖颈,无奈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之前摔下来伤的比这个还要严重,也能接着拍的啊。”

       “现在不是之前了。”喻文州低声说。

       ——有人接住了他。

       他伏在喻文州后背上,心跳飞速加快,最后与另一股渐趋重合,开出朵芬芳馥郁的花来,醉了一对人。

       王杰希张张嘴,最后眨了下眼,悄然埋首在喻文州后颈处,掩去泛红的耳尖。


       待到黄少天好容易安慰完王导,说足了漂亮话,向外迈出的步子都有些无精打采没了力气,碎碎念着:“我靠我靠一定要喻文州请我吃饭,跟这帮人周旋真是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王杰希快来迎接你黄少——”

       迎接他的是停车位的一片空白。

       黄少天:“……”

       他近乎颤抖的翻出手机,跳出来短信一行大字。

       【喻文州:先带杰希去医院了,感谢车子友情赞助,微笑】

       黄少天怒摔手机:“……”

       去他的师徒关系,全是扯淡!




评论(30)
热度(258)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