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万古同裘-1

星际,ABO,背景胡编乱造,名词全靠扯淡


>>>>>>>




       新星历206年,联盟第四位上将王杰希,与微草星系总长方士谦奉联盟主席之命,代表联盟政府,一同前往域外星系,与域外星系盘踞多年的海盗军团缔结友好盟约。

       中央第一星系,联盟大门前,礼炮已然架好。出于娱乐性质,礼炮内并未装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甚至炮身还滑稽地被画上了几幅涂鸦。涂鸦上的姑娘面容姣好——是联盟委员会中第一美人苏沐橙的画像。她的画像以及投影在联盟十一大星系中广泛出现,联盟以她为荣,俨然成为盛开得最璀璨的一朵交际花。画像无声地注视着前方,眼睛画的格外灵动,穿透遥远的太空,像是在为远去的上将祈福。

       然而这位美人可能是普照的圣光太广了,一不小心没笼罩到王上将。前往域外星系途中,微草舰队意外受袭,上将王杰希失踪,微草舰队重创,所余不过数十重甲,还被炸掉了一半,残兵败将、缺斤少两地逃回第四星。

       礼炮像是给他们轰了一手措手不及的阴霾,拢在星系外绕着公转的人造太阳上,灰蒙蒙一层,擦不干净。

       方总长被第四星系护卫军拼死保护,气息奄奄,修养三日后从医疗舱爬起,断裂开的肋骨还未愈合,红着一双眼,下令彻查。

       他们所行的路线,事先并未透露给随行舰队外任何一人。

       如果第四星系出了内奸……

       不知是趁乱打一杯羹,还是早有预谋,联盟内人人自危之时,域外海盗的炮口已然对准了整个联盟十一星系。

       交际花的画像仍在中央政府的门口静立着,不知疾苦,兀自露出一个浅淡而迷人的微笑。




       王杰希睁开眼,正对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他倒抽一口冷气,冷气见他沦落至此,都不给他面子,呛得他一口气哽在气道当中,又上不下的,将将要咳出来,又被突如其来的机械人声吓了回去。

       “检测到您的身体尚未修复完毕,我建议在医疗舱留作观察。”

       王杰希:“……”

       他作为联盟的“上将”,被堂而皇之地置于舰队正中,四周都是环绕的重甲武装,他坐在一艘机甲的休息室,挺直了脊背,任由下属替自己整理那个一点褶皱都没有的尊贵衣襟,严丝不苟地扣到最上一个纽扣。脸上覆着一个精致的面具,露出颇显瘦削的下颚,仿佛折了个费尽心思的蝴蝶结,展览着一朵在温室里镶着一层金钻、狐假虎威的玻璃花。

       ——而按照军规,上将是寸步不能离机甲指挥室的。

       身为联盟唯一一位Omega上将,王杰希极为神秘,便是个人档案中也从未摘下过那张面具。第四星系位于联盟十一星系正当中,地理位置微妙的从哪头都打不到,联盟便也很微妙的只给了几队滥竽充数的护卫军,王杰希手底下没有多少兵权,身旁也就一个方总长和几个学生围着他转,还有他兄长林杰留下的机甲王不留行。他周转在联盟与第四星系中,有时奉命去域外串个门,与其说是上将,活得更像除了交际花以外的第二个吉祥物。

       按照王杰希记忆的最后一秒,导弹朝着微草舰队铺天盖地地射来,精神网破得能塞进去只古老地球时代传说中遮天蔽地的鲲,温室被打成了四面透风的烂大棚,玻璃花仍装了屏蔽器似的安稳坐着,冷眼看着护卫军尽责地空费力气,拦在他所在的机甲前,而后被打成一坨破筛子,变成太空中一具干尸。

       到最后镶了金钻的玻璃花由云层跌落,幸运的是没直接破碎枯萎,而是落在牛粪里变成颗破土。

       倒不知这劫了他的敌军有这么好说话,还给战俘附赠医疗舱?

       王杰希才要出个声,周围环境甚至都还没看出个大概,他便被不容分说地又按进了舱。一声卡在喉咙口又回去了,正好跟刚才那口气凑个伴。舱门关闭,镇定剂扎进静脉,瞬间意识又陷入模糊。

       “——当然,我也不会参考您的意见。”

       机械人笑着说。




       喻文州转回座椅,无声地滑行至门口,“怎么样?”

       索克萨尔遵从着他主人的设定,永远是一副温温和和的姿态,右手拢在胸前答道:“回先生,导弹并未直接接触王上将所乘机甲,可见联盟第四护卫军相当尽责。不过由于余波冲击,王上将很荣幸获得轻微脑震荡,颅骨并未损伤,但肋骨断裂,软组织多处损伤。”他停顿了下,随后又道:“更荣幸的是,精神网并未检测出伤害。”

       喻文州被这一“荣幸”荣幸得脸都黑了,听到最后一句才堪堪回复了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姿态。精神网没有损伤,物理上的身体伤害都不是难事,同为联盟上将,他的机甲“索克萨尔”内部尽数是顶尖配置,更不必提医疗舱。便是断了半截身子,只要人还没死,都能给你拼回来,完好如初。

       就是这个人工智能该换换了。

       蓝雨技术部的人每次给索克萨尔维修完,喻文州都会有一种崭新体验,身为他的机甲,索克萨尔性子也很随他,相当靠谱,就是在皮的道路上分了叉,一去不复返,宛如爬进了浩瀚太空。

       ……要是他知道索克萨尔才被里头那位形容成一坨牛粪,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想法。




       索克萨尔又十分“靠谱”地开口道:“先生,恕我再劝您一句,此计划危险性极高,暴露率为……”

       “索克,我觉得有必要关闭你的部分自主权限。”喻文州双手交叉架在胸前,“第四护卫军本就是一堆联盟里出来监视王杰希的老弱病残,几乎不具备作战能力,逃回去那些连怎么发射导弹的基础操作都快忘干净了,全靠我们的人混在里面给他们铺出来一条血路。不然在今天的这一计划中,联盟第四护卫军——本该全军覆没。”

       他眼里头一点温和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没有王杰希坐镇的第四星系,就是一个失去了门面的第十一星系,不过是换了个公转轨道,地理位置上能得到更多联盟的庇护罢了,更何况少了王杰希,第四星系就像是一个傀儡星系。对于王上将意外葬身在域外海盗手里这个结果,联盟政府多半是会喜闻乐见的。加上些狗屁追念王上将的悼词,唱些感谢他这些年为联盟做出贡献的滑稽赞歌,就像追念他兄长那样。我们只需一切照常便可。至于事后他们暗中再排查,再去检查战场,不放过一丝一毫王上将没有死的可能性,也不会怀疑到与第四星系本就不对付的第二星系头上——少天清扫完毕了吗?”

       索克萨尔微一低头,接受从舰队间内网传来的消息:“黄副将说战场已经清扫完毕,保证不存在任何第二星系残留物,随时准备返航。他的原话太多了,我已经做了适当精简。”

       喻文州简短道:“干得好。”

       “可我还是要提醒您,先生,此计划危险性极高,暴露率为百分之……”

       喻文州一摆手:“闭嘴,删除你终端上所有有关此计划的记忆,彻底粉碎。”

       “……是。”

       喻文州站起身,透过透明的医疗舱看了一眼王杰希躺在里头的身影,转过身再面对索克萨尔又是一脸温和笑意:“好了,返航。”






TBC.


评论(23)
热度(102)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