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长明第二

见面啦

>>>>>>>



       天色暗沉,豆大的雨滴往下砸,直落得地面上都连成了一片深渊似的薄雾。

       王杰希好不容易摸着了一处山洞,入口狭小又开的低,双臂撑起来的外衫薄的像纸,兜不住多少狂风,权当些安慰,便不得不弯了下腰,护着身子底下的孩童进去了,才有些艰难地跟着挤去。

       好在山洞里头另得天地,地势还算高,不至于再现一次水漫过膝的惨状。见王杰希拂了拂地上堆着的干燥杂草,那孩子也不认生,拉着他便坐下了,睁着一双漆亮的眼,看什么新奇物事似的看他。



       小青山本就是避世之所,镇里头的人世代耕种惯了,自给自足便能丰衣足食,看他王杰希背了个行囊跋涉了几里地来这山里头教书,小公子约莫也就十七八岁,一身粗布衣衫被他穿的愣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真有些大学问的样子。然而所谓送自家孩子来听学的多半也就是凑个稀奇,新鲜劲过去也就过去了。

       毕竟在他们的观念里,念书还不如种点地,踏踏实实的有实干些。

       印象里书生都是握着个书简卷成卷,拽些酸词,弱不禁风的杵都杵不稳当,他们这些农夫一根手指头便能戳个趔趄。



       “可这新来的王先生就不一样啊。”樵夫道,“人家杵那叫高,高,高什么节?”

       “高风亮节。”王杰希接道,“过誉了。”

       樵夫正色,也不管脑瓜顶上还沾着株杂草,自以为文绉绉道:“是是是,小先生说的极好。”

       可谓十分狗腿。

       王杰希一个没忍住乐出了声。

       老头瞅着像是看愣了的樵夫,掩面无语。



       王杰希有些后悔。

       早在他出来之前,那位好心的樵夫大哥便已忧心忡忡地提醒过他——这天色不对,怕是要有一场大雨。

       王杰希愣了愣,看了晴好的天,日光照下来甚至有些毒辣的刺眼,也没明白这莫名的一场雨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算了算了,小先生你不懂我们这些庸人,活的惯了,全凭直觉。想去就去吧,早点回来就行。”樵夫又贫道,“我前些天也碰上了场雨,嗬,那雨大的,路都瞅不清楚,走两步不小心能掉沟里去。好在有个蛇仙给我引出来,我这才平安回来的。”

       王杰希奇道:“蛇仙?”

       虽说现如今的世道,牛鬼蛇神此类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物事,据樵夫说,他小时候曾经隔一天见着几个小妖成群结队的蹦过去,也不知有几分是吹牛。可王杰希自小也没见过一回真妖怪,大多都是些假道士,装神弄鬼,糊弄生计罢了。

       这一听,王杰希还真提了点兴趣。

       “是啊。”樵夫看起来很有讲故事的心得,气都不带喘就给王杰希顺了一遍,直教人啧啧称奇,末了说了句:“那蛇仙可好认了,脑袋上——”

       他点点自己的额头正中,“就这,有个水滴状的蓝印儿,贼好看,仙里仙气的。要么说是蛇仙呢。”

       王杰希听了倒是有些愣怔。

       他脑内不知为何,突然现了个画面。有个小蛇似的生物,盘在一个人的手腕上,仰起头,王杰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物的目光透过那个人,正看着他,冲着他笑——那物的额头上,一抹蓝色水滴的印记,幽幽闪着亮光。

       画面一闪而逝,待王杰希要去细想时,却脑内一片空白,模模糊糊蒙了层白雾,什么也捉摸不着了。

       他刚才……想了什么来着?



       就在这时,坐在他身边那个安分的孩童突然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袍袖,王杰希回神,赫然听出这隐藏在唰唰雨声下的,有另一种声音,悄然接近。

       那声音来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山洞口。王杰希听着这物什摩擦洞口杂草的沙沙声,不着痕迹地后退两步,将将把孩童的身影遮住,颇有些头疼。

       别真是那什么蛇精吧……?

       他难道还占了人家蛇精的洞穴不成??



       好在进来的也不是劳什子的蛇仙蛇妖蛇精蛇鬼蛇怪。

       少年人手里拿着个斗笠,肩上披了件旧衣权当遮风挡雨,一头青丝只在脑后松松扎了个结,沾了些雨乖顺的低垂在背,直起身抬眼一看正巧与王杰希对上了目光,登时也像是有些惊奇,随后便轻巧地扬了扬唇,露出个温和的笑来。

       在这寒雨天,却是一瞬让人有如春风拂面。

       这少年像是有什么奇特的气场,纵是衣摆上不可避免地被雨淋了个透心凉,也只是悠悠然朝王杰希走来,甚至还瞧出些惬意,笑道:“没想到随意寻了处避雨的场所也能遇到你。”

       王杰希奇道:“你认识我?”

       少年的声音不细听便会隐藏到雨里,轻声细语应道:“是阿。”说着席地一坐,话音顿了顿,“我叫喻文州,镇子里的,听闻近来有个教书来的小先生,还想着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呢。”

       镇子里的孩子?

       见他面生,王杰希不免有些疑虑。

       喻文州又笑眯眯道:“鱼樵大哥想来应该和先生提起过,镇子东头有一家,老人不愿将孩子送来听学——那便是我家了。”

       先前听鱼樵——镇子里的人终其一生依水而栖,择渔而生,便给自己取姓“鱼”,先前那位故事讲的蛮好的又是个樵夫,索性十分草率地取名鱼樵。

       这鱼樵着实是个健谈的话痨,说他话痨都是夸奖,上九天下忘川,能扯出来个横亘折中的忘川天河——川流不息,停不下嘴。鱼樵拉着他扯淡了不少,自然也涵盖些志怪之语。眼前少年人看起来温和无害,全然不像那些洪水猛兽般的妖鬼,而王杰希也的确听过,镇子里头有个老辈思想顽固,好说歹说也不愿意放孩子出来,说是什么无用之物,再加上这少年说他姓“鱼”……应是无疑。

       王杰希正想着,便听喻文州又来了句,“小先生果然如鱼樵大哥所言,仙人之姿。”

       王杰希:“……”

       他倒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转过眼一看喻文州,这人含着笑看他,带了些促狭,便也明白对方调侃之意,心下亲近了几分。

       然而他王杰希到底年纪尚轻,没锻炼出厚点的脸皮,摸摸鼻子偏开话题:“怎么下雨天还跑出来?小孩子在外面很危险的。”

       身旁的喻文州看起来有些委屈,往王杰希身边看了眼:“他不是也在外面嘛。”

       表情明晃晃的像是在说:为何指责我?指责就罢了,为何只是指责我一人?难过。

       无辜中招的孩童默默翻了个白眼,往后缩了缩,以求减少存在感。

       “……”王杰希真的欲哭无泪了,再次扯道:“……这雨下的真大。”

       所幸喻文州噗哧下笑出声,在王杰希“和善”的目光下跟着揭了过去:“恩,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下的。”随后话锋一转,“也不知要避到多久,不如小先生来讲些故事解解乏?”

       王杰希倒是有些不满,看喻文州身量,他应该比喻文州大上些许:“想听什么?——把小字去了。”

       喻文州从善如流道:“先生博学多才,不如讲一讲三界神鬼的趣闻?”

       闻言,孩童眼神也亮了亮,直托着腮帮子,做出副乖巧样子。

       王杰希歪头,小孩子嘛,对此等怪力乱神之物多半好奇得很。就如同他年少时,也缠着父兄聊了不少妖魔鬼怪之类,就是显得不太靠谱……今天哪个妖怪闲的没事干掀了那个妖怪的窝啦,那个神仙看不顺眼这个神仙上去踢馆子啦……诸如此类。时间久了直接丢给王杰希一通不知道从哪翻来的书,有的书脊都脱了线,泛黄吐纳着陈旧古老的气息。

       不过这些书都有同一个特点——《XXX野史》、《XXXX小传》、《XXX不为人知的闺阁秘事》……之类,没一个正经。王杰希小小的身子被埋在书堆里头,就听王家哥哥劈头盖脸地来了句,语气甚至有些嗤之以鼻的鄙夷:“别看那些据说是九重天史官记载下来的狗屁正史,净瞎掰扯,没一个对的。”

       王杰希:“……”

       所以说王杰希眼下这般放飞自我,多半也有些家里人的“良好教导”。

       思至此,王杰希索性也就随了喻文州的意,腿一盘,开口徐徐道来。



       时值洪荒。

       三界流传甚广一句话:管你是多大的来头,有三不能惹。

       第一水里云绕青龙,第二天上振翅重明,第三陆上晨鸣白虎。

       这三类不是泛指种群,而是有特指的——三位神祗。




TBC.


老喻同志好好的一个小蛇仙儿,老王同志偏偏叫人家蛇精。

下章预告:王先生给您讲历史


评论(9)
热度(45)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