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长明第一

>就可能有人看过之前摸的那篇流水账脑洞,准备把它写长

>原来是这么长,现在是这——么——长——(。)

>长篇,玄幻,世界观瞎比比,更文时间不一定,因为实在太长了





>>>>>>>



       临云大陆,曾有一族青鸾神鸟。

       青鸾伴云而生,临云而落,雄翅一展,遮天蔽日。神鸟踏风而来,落了一片尾羽,剑斩妖魔,荡尽不平。“临云”名号便是由此而生,一族荣光至极。

       然好景不长,青鸾第二任统领于临云纪八百年陨落,焚身之火燃九日,惹得乾坤浩荡,应龙悲鸣。火光几乎烧红了整个九重天,彻夜不熄。

       此一事后,青鸾一族便由高英杰接了统领一职,此人年纪尚轻,外界传闻中便是个扶不起的角儿。而他的选择也确实同传闻中一样,踉跄归隐碧海云天,昔日神鸟坠下神坛,留得一众,不胜唏嘘。



       边陲小镇,相传曾受青鸾神鸟福泽,小镇临山,又傍着水,与世无争,可谓是世外桃源。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抵是镇里头近来冒出了个蛇妖的传说。

       传来传去也没个所以然,最广的版本也就是个降雨天,迷了路的小樵夫在这山里头乱转,山势极险,雨势渐急,若是人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便要落得个跌下山涧,粉身碎骨。樵夫便看见条蟒蛇,蟒蛇这说法都有些不像,形长而带四足,倒像是条年纪幼了些的蛟。那蛟额头还带了个煞是好看的蓝印,见了人也不咬,走出段路回个头看一看,像是在引路。

       樵夫索性破罐破摔跟着了,没想到反而柳暗花明,待再回头一看,蛟早已不见踪影,模糊倒是有个蓝衫人影,飘飘然消失在山间。

       最后传了传闻的樵夫被老头给了个不轻不重的脑崩儿,说你这小子见得少,还妖怪?怕是思春了吧。

       那樵夫十分懵逼:我是男的啊?那人影怎么瞅也不像个雌的啊???



       这天龙王突然闹了脾气,雨滴无甚征兆地豆大往下落,老头瞅着自个儿还晾外头的字画急得直拍大腿,手忙脚乱的去拾掇了。便见水光朦胧,走来个青年撑着把油纸伞,藏蓝云肩绣云纹,一瞅就是非富即贵。青年动作不紧不慢,转眼将老头晾了一地的字画收了个干净递给他,老头学识浅,说不出什么,只觉得这青年笑得十分好看,大概就是城里人说的温润如玉了。

       青年微微笑着,声儿也是柔的:“老人家,镇子里近来可有位新来的,约莫十七八的少年?”

       老头听着,不自觉放开了话茬:“有有有,前几天新来的,听说是城里头王家的小公子,过来教小孩儿了。前几个时辰进了山——哎呀。”

       老头像是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小王没带伞,这雨急得,可别困山里头。”

       青年眉峰一皱,老头眼前一花,再回过神他那些字画已然完好归位,青年来去匆匆不见影,只留得一句“打扰了”落在雨幕。



       青年名叫喻文州,乃是镇旁水湄边的一条水虺。

       水虺这一妖吧,你说它奇,也不能奇到哪去,充其不过是一条小水蛇,蜗居在一片海域里头,庸庸碌碌,朝生暮死便过去了。然喻文州这条偏不行其道,走起了修行的路子。旁的妖都说单水虺这一族就摸不着大道的边角——穷尽一生也就那么点日子,能摸到哪去?

       喻文州一笑置之了。

       便有妖直接点的说他傻,天分不够,修不了行,他也一笑置之了。

       于是几百年过去,喻文州就在大大小小妖怪们的嘲笑声中度过,硬生生修成了一只蛟。

       妖们便继续笑道:到头了到头了!

       ——毕竟谁都见到,渡天劫的那一天喻文州诸多狼狈的身形。更不必提天雷过后,喻文州自高空直坠,噗通一声直直落在小镜湖,僵在水中动弹不得的模样了。

       稍有个年长了的老妖便不敢妄加言论,他自觉有那么点见识,突然想起来这小青山里头,曾经也有那么一条水虺,也是受尽了白眼要修行,修行便罢了,还不修仙,不修仙也就罢了,人家偏偏还就捡了大运,被那九重天上的青鸾统领王杰希叼了去……最后乘着风化了龙,可谓是一朝雀鸟攀上了枝头。

       连带着整个小青山的水虺都昂首阔步,挪动的身躯七扭八拐的,兴起了一股“老子就是不修仙,但老子很牛逼”风。众妖碍着那位走了好运的,只得连连赔笑,背地里不知吐了多少口唾沫星子,老妖看着,暗自槽道,这些个妖兴许努力些,又能填出一个小镜湖了。



       提起那位青鸾统领王杰希,这世间似乎有个不成文的规律:好人不长命。

       远在洪荒,三界战事不断,生灵行于世间大多靠的一个“运”字。换而言之,就是你天生运气好,那恭喜你,你能多活个七八天。如果你就是倒霉催的那个,那也恭喜你,你这一辈子差不多也就到头了。不是为妖兽腹中餐食,就是成为仙魔手底下的一缕幽魂。

       可这一个气运,冥冥之中摸不到,触不着,单单存在于魂灵之中,却是能被人轻易夺取的。

       你气运强,但若是没投对胎,生成了个实力弱的人族,那没法,自你出生而起,就有些个妖魔鬼怪之类盯上你了。

       无论何时,实力才是一切的试金石。

       你强,世间奉你为王,你弱,恨不能一把屎一把尿埋汰了你,杀了都嫌脏了袍袖。本就如此。

       一时间,洪荒生灵以抢夺弱小气运为生,三界之中所行血戮,万般生灵皆苦楚。



       偏偏结束了这一切的,就是那位青鸾统领,王杰希。

       青鸾天生神鸟之躯,诞于九重天上碧海云天,可谓天生气运强盛。而继林杰之后,任了统领的王杰希,听闻是林杰自青鸾窝里头找出来的一个帝星,鸾羽荡三清,扬翅一展,可引二十八列宿。这位王杰希也不负众望,领着青鸾一族踏平三界,长鸣彻天三日不绝,甚至惹得忘川永夜天都给足了他的面子,白昼冲天。

       乱世由此终结,神仙上居九重天,妖魔下隐幽冥,天生脆弱的人类终于有了一个栖息之地。

       临云一纪,由此而始。



       可这位冠绝天下的王统领似乎有种不知名的怪癖:爱捡东西……

       上至传闻中遗留神兽血脉的玄武猛兽,下至无名山的一个小水虺,这位可以说是来者不拒。

       最出名的一桩美谈,也就是那个被他捡走了的小水虺,据说修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却不上九重天任仙君,在王杰希自焚之时自碎龙骨碎龙魂,随他去了。

       老妖想到这时也唏嘘不已。

       话说那个小水虺叫什么来着……似乎……叫什么……鱼纹粥?





TBC.

      


评论(10)
热度(66)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