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喻王】高冷男神养成始末-2

前方有痴汉出没

>>>>>>>


       王杰希委实是个奇男子。

       他身上这种特质从小时候就可见一斑。那时候王杰希年龄还没过两位数,便已表现的如同一个小大人,细弱的身板往那一杵,腰板挺得倍直,震得同班的小朋友都不敢和这个表情严肃的孩子说话。

       殊不知这位只是在想,今天还有几个小时能回家中午吃的好像有点饱晚饭不知道家里人会做什么……

       王杰希正走到自家楼道,慢条斯理的踏上一级台阶,灯火昏黄,转过一个拐角,映出个不太高,但还算颀长的身影,像是走过巷道,无端生了些清凉。

       少年人所接触到的物事还不算多,各类评判的标准还没有形成,于是王杰希的识人原则十分简洁明确——看脸。

       楼上少年隔着几级阶梯看过来,笑起来勾着的眼角拂了一笔淡墨,眉峰如远山,他年龄也不算大,身量尚未长开,即使如此,也能品出股雅逸的味道了。少年挥挥手朝他打了个招呼,王杰希机械地抬起手摆了摆,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人,长得真好看阿。


       方士谦忍不住吐槽:“一个狗血的一见钟情阿王杰希。”

       说完又撩了撩头发,无比忧伤地道:“没办法,虽然你的行为十分肤浅,但身为你的父亲,我就勉为其难承认一下,你的眼光还是很好的,让我们的感情持续了这么多年。”

       “……”王杰希十分认真道:“不,你是我的意外。”

       方士谦沉默:“……断绝父子关系吧王杰希。”

       王杰希从善如流道:“就算如此,你依然是为父的好儿子。”


       后来的事王杰希并没有与他可爱的儿子方士谦细说,只言明了那个长的标致的少年就是如今的实习老师喻文州,说到这王杰希感慨:“他连名字都那么好听。”

       “……”方士谦不是很想理这个一脸痴汉的人。

       他眼神死:“后来呢?”

       谁知王杰希登时像被戳了下泄了气的气球,张张嘴,良久才挤了句:“……后来他就搬走了。我忘了找他要联系方式……”

       “……他住你们家对门几年,你就没一回想起来过?”

       王杰希叹道:“美色误事。”

       方士谦叹道:“家门不幸。”


       事实上虽然这个美色是很撩人,王杰希也不至于被误到连要微信号都忘记的地步。

       好容易又结束了一天的学业,王杰希临到小区门口前又立正站好,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看看书包规整不规整,带子的长度是不是相等,甚至还骚包地理了理发型,才以恨不能踢正步的端正姿态走到楼梯口。

       在喻文州面前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王杰希心想。

       昨天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少年便与他互相知会了名姓,开心地朝他笑了笑,开口说:“好巧阿,我就住你对面。”

       声音在王杰希心里像是暖流过岸,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如何摆放手脚,干巴巴地说:“那,加个微信?”

       所幸喻文州直接答应:“好阿。”

       事后王杰希飞奔回家,鞋都没脱直接把脸埋进了被褥,他吸了吸鼻子——刚才真是太丢人了。

       是有多紧张才能到差点没拿稳手机,在喻文州面前表演了个大鹏展翅的程度阿。


       似乎有些人生来便是别人家的孩子,譬如说隔壁的喻文州。

       饭桌上喻文州不知道被王妈妈拿来举过多少次范例,“你看隔壁家小喻,中考时候考的年级前五进的Y中高中部,你可得跟人家学学,认真学习。”

       王杰希嚼着饭没出声,他心想着,您那小喻刚刚还给我发消息说毕业之后想去日不落浪一浪呢。

       【索克萨尔:好想去曼彻斯特阿[满足.jpg]】

       王杰希看着颜团子周围飘着几朵小花的动画表情,再设身处地地把它们放到喻文州身上,没忍住笑出了声,惹来王爸爸一个略带不满的眼神,急忙放下筷子招呼了声:“我吃饱了。”便哒哒跑回了屋。

       王爸爸与王妈妈对视了一眼,摇头。


       王杰希戳开喻文州的聊天界面,突然发起了呆。

       之前他便觉得,索克萨尔这个名字虽然有些西幻风,和那个银色长发,看不清面眸的头像,配着喻文州这个人竟然分外和谐。

       喻文州听了后便笑:“那可能我们有缘,在别的世界就见过了吧。”

       惹得他凭空心跳漏了半拍。

       【王不留行:那就去阿。】

       王杰希回了神,撇着嘴想了想,屏住气又打了一行字,莫名觉得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喻文州那种紧张感又来了。

       【王不留行:你先去,然后等着我。】

       【索克萨尔:好。[开心.jpg]】


       然而这个约定最终没有实现。

       王杰希随父母旅游回来,前几天玩疯了,没怎么顾得上上网,倒是用单反拍了一堆照片,准备回家整理一下到喻文州面前炫耀炫耀。

       他睡了一路,提着包迷迷瞪瞪地差点踩空,钥匙对了几次都没对上锁孔,身后有开门的声响,王杰希便想着和喻文州打个招呼——谁知,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孩童正要锁门。

       王杰希皱了皱眉,四年来喻文州邀他去他家不知道多少次,喻文州家的人王杰希都要比他本人清楚了,但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打扰了。”王杰希问道,“您是喻文州的……亲戚?”

       男人有些惊讶,说出的话让王杰希心口突然如同针扎,慌乱地有些喘不上气,他说:“喻文州?你是说之前在这住的那家吧,我才搬来。”

       王杰希便也顾不上什么开门锁门了,从包里翻出手机,开机动画很长,他手抖得差点又没拿稳表演一个大鹏展翅,可这一次身边没有那个忍着笑的少年了。

       开了机,几天积攒的新闻推送挤满了通知界面,王杰希一概略过,点开微信,通知界面便霎时安静,干净的让他无所适从。

       他上下翻了一遍聊天,又不信邪一个一个地点开看,万一是喻文州换了头像又改了ID。于是王杰希仔仔细细地翻了几遍通讯录,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

       他被喻文州拉黑了。



>>>>>>>

打王妈妈的时候本来想打王母……

然后觉得好像有哪不对阿……?


评论(8)
热度(46)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