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原耽】鹤鸣长秋·四·他们不会再知道的事

食用说明

  • 原创CP,非任何同人

  • 短篇一发完,随后有几篇设定_(:з」∠)_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长

  • 背景有关神魔此类,天道高于一切,三千世界同归天道所属

  • 我也不知道我在BB什么!

  • 对此等题材敏感请自觉叉叉

  • 四篇完结,后面有一点碎碎念


云鹤永远不会再知道的事
       命盘本就是为了净化天地间浊气所生,断不会出现因六界浊气过多,生了心魔的情况。
       而就算是凌驾于三千世界之上的天道,难道真的一丝浊气都没有吗。
       寒生的心魔是因为,他把天道的浊气,转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云鹤的幻境里,识海里,全是一片白色,没有一丝污浊。
       “喜欢白色吗?”
       他下意识的道,“不喜欢。”
       这是云鹤再也不会知道的事。

寒生永远不会再知道的事
       他被三秋打入虚无之境之后,以为天道最终还是无情,他之于三秋,不过和万千生灵一样,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过客。
       万千生灵尚且能夺得他一点垂怜,而他,却被他亲手打入了虚无。
       命灵败于心魔。
       而他不知道的是,三秋也爱慕他。
       他本想待寒生摆脱心魔后告诉他,他对他的感情,但没有寒生陪伴的岁月,漫长地可怕。
       他决定现在就去,现在就去告诉他。
       他喜欢他。
       然而他等到的却是命灵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出手夺去了自己的神息和记忆,逃入虚无,再无踪迹。
       太古神魔大战的战场,他被伏羲请去,在云端上眺望那个战争的挑起者——那位银发赤眸的魔尊。而那人也感到了他的目光,穿过云层,向他看了过来。
       休战之后,弑道看着他,身旁仙鹤凑到他的身旁,仰起颈子蹭着他修长的手指。魔尊开口便道,“那便唤你云鹤,如何?”
       他恍惚觉得,似乎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也有人这样看他,为他取名。
       是谁来着?
       他不记得了。
       想来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忘了便忘了吧。
       可是为什么心口会有些疼呢。
       弑道依旧在身旁看着他,赤红色的眸子里映满了他的影子,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他下意识地便道,“……很好听。”孤很喜欢。
       自此,再无三秋。
       差之毫厘,便至此,错过了一辈子。
       这是寒生再也不会知道的事。


END


完了_(:з」∠)_很短的一个小故事。

其实在脑子里构建了很多场景还没有写出来……所以会不会有续我也不知道!

这篇是无数个脑洞中第一个从头到尾写完的,缘由是某一天熬夜,冒出来一个名字:三秋化鹤(然后就成了我微信昵称)然后突然就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清冷的小哥哥在雪地里看着我,一身银白化鹤再不归的画面冒出来。

然后有了这个小故事。

有几个场景想说,譬如寒生再入六界后,化成了孩童模样,在一个雪天被云鹤捡起,云鹤脱下他的外袍裹在瘦小的身躯上,他明明不认得这个孩子,却有句话不经思索地便出了口,“西风乍起峭寒生——你便叫寒生吧。”

怀里本来有些被这天气冻得啼哭的孩童闻言,突然便开心的乐出了声。

评论
热度(2)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