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staory.

我喜欢看喻文州搞王杰希,和我在叶修怀里过了一个七夕有什么冲突吗?

【原耽】鹤鸣长秋·三·后记

食用说明

  • 原创CP,非任何同人

  • 短篇一发完,随后有几篇设定_(:з」∠)_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长

  • 背景有关神魔此类,天道高于一切,三千世界同归天道所属

  • 我也不知道我在BB什么!

  • 对此等题材敏感请自觉叉叉

  • 此篇时间线在一之后




       自竹林重逢后,弑道与云鹤二人便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秀恩爱生活。
       松烟皮笑肉不笑地将云鹤推出去自己的仙府,“早知如此,我当初便要天天拉着我家那条死龙在你面前晃悠,以泄此时心头之恨。”
       云鹤佯装望天。
       关上门前,松烟眉间突然皱了一下。“……若这次回来无事,回你的仙府看看吧。”他淡淡的道,“有个人在等你。”
       “等我?”云鹤颇有些疑惑的看向弑道,身旁人也有些不得其解,于是索性干脆利落地挑眉道,“走。”
       还未等他二人进门,便见远处一位身量看起来稍微有些年轻的仙君朝他们两个走来,低着头像是在想些什么,直到与他们相隔不过咫尺险些撞上,才堪堪回过神,急忙刹住,抬头便道,“抱……”
       一句抱歉还没说完,三人一对视,皆愣住了。
       对立半晌,云鹤低声唤道:“……寒生。”
       寒生并未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身旁弑道握紧了自己的手,力道大的让他有些发疼。眼前的面容虽有些年轻,但更和数千万年前,太古时期的纯净的命灵重合。
       寒生开口。
       “师尊。”
       云鹤眉间有些微松动,便见眼前少年笑的灿烂。他突然便想起那个雪天,他笑着看着命灵,对他道,
       “西风乍起峭寒生——便唤你寒生如何?”
       而那时,命灵看着他,便如同现在这样,笑得开心。
       一如当年的模样,却郑重的唤着自己,“师尊”。
       只是“师尊”。
       “恩。”他应道。亦笑起来。随即拉起身旁弑道的手,与寒生擦肩而过。
       往事归于尘风,他们都将有自己的未来。
       他低声道,“保重。”

       寒生笑着看云鹤二人离开,眸中却泛起了苦涩。
       待那人的影子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他折了回去,站在云鹤的仙府里,负手而立。
       府内的梅花随着主人的离去,微微有些凋零。
       他想起很久很久之前,那人站在梅花树下,回过身,对着他露出一抹温和的笑。花瓣落在他肩上,让寒生突然想去替他拂去鬓边微乱的银发。
       梅花依然,他倏地一挥袖,整个院子里纷纷扬扬的梅花散落,却没有了那个会笑着唤他名字的三秋。
       徒留枯枝残木,不复当年。

       他拂袖而去,身后仙府大门紧闭,再不回头。
       寒生依旧是寒生,而三秋化鹤,不复归。

评论
热度(2)

© Gangstaory. | Powered by LOFTER